当前位置:好看站>小说推荐 > 正文

北冥墨顾欢小说全章节 北冥墨顾欢全文阅读无弹窗

2021-02-28317

北冥墨顾欢小说全章节已经更新好了,北冥墨顾欢的小说全文可无弹窗阅读,本书名为《权少蜜爱成瘾》,又名《霸道总裁萌宠妻》,一本甜宠文。酒会前,顾欢碰见一个冷面高贵男人,刚怼了他几句,后来就发现他是北冥墨,……

北冥墨顾欢小说全章节 北冥墨顾欢全文阅读无弹窗

未知小说全文阅读

北冥墨顾欢小说全章节 北冥墨顾欢全文阅读无弹窗精彩章节阅读

北冥墨顾欢小说全章节已经更新好了,北冥墨顾欢的小说全文可无弹窗阅读,本书名为《权少蜜爱成瘾》,又名《霸道总裁萌宠妻》,一本甜宠文。酒会前,顾欢碰见一个冷面高贵男人,刚怼了他几句,后来就发现他是北冥墨,是A市最有权势的男人。而这个男人就是她这次的客户!酒会上出现意外,顾欢没想到的是,北冥墨竟然帮自己解了围。直到后来,北冥墨看到顾欢的儿子后,直接愣住了!

>>权少蜜爱成瘾顾欢北冥墨全文阅读<<

权少蜜爱成瘾章节阅读

说着,楚云峰就想起了自己的从前,郁结油然而生……

北冥墨薄唇抽了抽,嗤笑:“怎么,想起你那伤心事了?刚刚不是还一副爱情教授的姿态么?”

“哎呀喂,爱情这东西啊……还真是复杂。不过,怎么复杂都比不上女人复杂。北冥二,老实说,你要把欢欢娶回家,你有了老婆,儿子有了妈,不就啥事都解决了么?何必再这里烦恼?”

“娶她?”北冥墨眸光深邃了,“你不知道我不爱就不娶的么?”

“啊?你不是爱欢欢的么?”

“谁说我爱了?”

“噢……懂了……”

“懂什么?”

“爱与占有是两码事!”

“……”某男郁结!

邪门了!这话一天之内居然听两次!

*

这一夜,北冥墨又醉醉醺醺地回了家。倒头便呼呼大睡了,谁还有那个功夫想什么是爱,什么又是占有的区别?

这单夺子官司,闹得满城风雨之际,法院已经开始排期开庭了。

北冥墨一直保持神秘,顾欢又一直维持低调,八卦周刊上铺天盖地的报道,似乎都只是媒体们自编自演自导的戏码,可人们对于这宗轰动全城的官司还是津津乐道……

以至于官司的原被告双方,在媒体的炒作和渲染下,俨然已成为水火不容的敌对关系。

案子即将开庭了。

双方都急着想要拿出对自己最有利的证据。而此刻带着两个孩子的北冥墨,无疑是占尽了先机。

可怎么提供对自己有利的证据呢?

于是,在一个风和日丽、秋高气爽的日子里,北冥墨带着两个孩子,进行了此生第一次的——

野营活动!

这不是重点,重点是,这个野营活动,我们的北冥二货,额,北冥二少居然还请了一个摄制小组以及一位代表律师随车跟行。

理由是,带孩子们进行亲子活动,就证明他不仅可以给孩子们提供最好的物质条件,他还很关爱孩子,这些将来呈交法庭的时候,都是最有力的证据。

用程程的话说——

这是一次完美的作秀,讽刺的是,一家子跑去荒山野岭里作秀。

用洋洋的话说——

这是一次奇幻的旅程,开心的是,他在出发前就偷偷打电话告知了妈妈。

顾欢当即是这么怒吼的:“你.爸脑子抽了么!带你们小哥俩出去玩,居然还带摄制组?他以为他在拍戏演男一号么!!”

于是,在顾欢的电话咆哮声中,

刑火做为司机,驾着一辆极限越野车载着北冥墨父子三人,风风火火出发了。

夸张的是,他们车后,还跟着两辆摄制组的随行车辆……

*

旅途中,只有洋洋一个人,叽叽喳喳兴奋地唠叨着,北冥墨和程程几乎是如出一辙的安静——

安静到犯困那种。

程程的犯困,来自于车子的颠簸,颠得七上八下的,小孩子很容易入睡。

北冥墨的犯困,来自于对这种乏味的旅途丝毫不感兴趣。

对于北冥二少来说,带个女人去野战,都比带双孩子去野营来得精神。

刑火依然面无表情面不改色,仿佛当自己是一团空气那般,默默开着车子。

一车子四个人,三个人都在做空气,就算再多动症的洋洋也耐不住了——

无论洋洋怎么摇晃程程,让程程也回应回应他,可程程困得连眼皮子都抬不起,洋洋只好放弃。

对于死鸟爸爸,洋洋还在气头上,自是不愿主动搭理他。

所以,洋洋只好把小魔爪伸向了一路沉默的刑火——

“嗨,刑火大叔,我们现在到哪里了哇?神马时候才到腐烂山捏?”这已经是洋洋第六次问刑火了。

“洋洋小少爷,是芙兰山。大概还需半个小时的车程就到了。”这也是刑火第六次纠正。

“矮油我知道啦,可是为神马还不到呢?”

“还需要半个小时的车程才到!”刑火不厌其烦地回道。

“矮油我知道啦,我是问,为神马还要半个小时才到捏?”

“……因为还有半个小时才到……”刑火额头开始冒汗。

“矮油我知道啦……”

“闭嘴!北冥司洋!”北冥墨冷不丁的一句话,生生吓得洋洋小身子一颤,赶紧噤声。

可他不是怕死鸟老爸哦,而是突然被一道鬼一样的声音插.进来,他吓到了而已!

北冥墨闭着困倦的眸眼,揉了揉隐隐抽疼的太阳穴,该死,目的地都还没到,亲子活动也还没开始,摄制组甚至都还没开镜,他就有种刹车返回的冲动了!

尤其是,一路上听到他这个最近才认识的小儿子的罗圈智障问题之后,北冥二少隐忍的脾气又快要发作了——

“北冥司洋,下次再让我听到‘啦’之类的娘儿们语助词,我就削了你舌头!”

洋洋不服气地鼻子哼了一气,“欺负我不懂中文吗?‘啦’才不是娘儿们的语助词,‘啦’是可爱萌的语助词!”

“萌?你堂堂男子汉,你萌个什么劲儿?那些女人才稀罕萌不萌!”

“我才不是男子汉,我只是一个小孩纸!”

“你迟早会长成男子汉的!”

“那也是好多好多年以后的事!”

“所以现在就得纠正你这些坏习惯,省得我好多好多年以后才发现自己平白无故多了个‘女儿’!”

“你好多好多年后平白无故多了个女儿,只能证明你自己乱播种子,跟我有半毛钱关系吗?”

“你……”墨爷气得吐血。

刑火偷偷睨了一眼身旁副驾驶座上铁青着脸的主子,又瞟了一眼后视镜,看了看车后座的洋洋小少爷,思虑了半晌后,刑火决定救火:“额,洋洋小少爷,主子的意思是,如果小少爷年纪小的时候,过于女性化,长大了就容易产生性别错乱,万一要变成伪娘啊人妖什么的,事件就严重了!”

洋洋气鼓鼓地鼓着腮帮子,翻了一白眼儿,挠挠头自顾自地分析道:“伪娘早就做过了啦!至于人妖嘛,三叔说人妖要割掉小鸡.鸡的,我怎么舍得呢,三叔说有了小鸡.鸡才可以把妹,我要把妹,我不要做人妖……”

“等等!”北冥墨脸色一凛,微微眯眸,“你什么时候做伪娘了?还有,你什么时候跟北冥晏混这么熟了?”

程程被洋洋这一声‘伪娘’给惊醒了。

一听到父亲问伪娘的事,程程就头皮发麻,想起那日涂黑脸蛋做黑妹的模样,他至今胃里仍有翻涌的呕吐感。

谁料,洋洋还很得意地说:“哼!我做伪娘的功力连你都认不出来吧,就是那次啊……唔……”

程程赶紧捂住了洋洋的小破嘴儿,替洋洋回道:“爸爸,洋洋就是贪玩了点儿,我以后会多注意提醒他的。三叔也只是有一次将洋洋误当成我,其它就没什么了。”

北冥墨沉了沉眉,听程程这么说,便作罢。但还是义正言辞地重复提醒洋洋一句:“北冥司洋,‘了啦’这种娘儿们语助词,给我禁了!别再让我听见!”

程程捂着洋洋的嘴儿不撒手,忙点点头,“爸爸,我想洋洋已经知道了。”

洋洋不服气,咕哝:“唔……唔……”

*

于是,这一场风.波就在程程息事宁人中平息。

半个小时的车程后,他们终于抵达了这次野营的目的地——A市有名的风景胜地芙兰山。

“哟荷~终于到了耶……”洋洋一下车,小.腿.儿就在山草地里奔了起来,兴奋得就像打了鸡血似的。

北冥墨从车里下来,洋洋的一句‘了耶’语助词,又让他黑沉了脸。

禁了这小子的‘了啦’,他居然还敢给他更娘儿们的‘了耶’!

刑火打开后车厢,将里面的帐篷和野营器材逐一取出来,问了声北冥墨:“主子,请问帐篷要支在哪里?”

北冥墨眺望一眼郁郁葱葱的树林,山脉连绵起伏,仿佛伸手便可触及那蔚蓝的天空,山峰荡涤在云雾之间,一副心旷神怡的景象。

他扬起手,指了指山对面那块平顶地面,“去那里。”

刑火点点头,搬着帐篷器材就走了过去。

随后,跟随他们的摄制组,在北冥墨的安排下,在山的这边支了帐篷。毕竟,北冥墨还是不习惯镜头离自己太近。

程程在看到这片美丽的景致后,匆匆跑回车里,拿出画板,跟在刑火身后一溜烟儿跑去了山的对面……

一个小时后。

刑火支好了三个帐篷。

一个是主子的,一个是程程和洋洋小少爷的,还有一个是刑火自己的。

帐篷前,刑火还细心地铺好了一块大垫布。

大垫布中间,盛放了好多好多的食物。

程程安静地坐在垫布一角,沉浸在自己绘画的世界里。

北冥墨难得放下.身段,顶着身体里不断作祟的洁癖细胞,一身西装笔挺,优雅傲慢地坐在了大垫布上,可如坐针毡。

洋洋则鄙视地瞟了一眼鸟人爸爸,嘴里噎嚅了一句:“哪有人野营还穿紧身衣的呢?”

合体剪裁的西装衣裤,在洋洋眼里看来,就是紧身衣!

北冥墨唇角抽了抽,瞪了洋洋一眼,“你懂什么!野营而已,又不是做野人!”

瞧瞧顾欢这女人,将他儿子教成了什么样儿?

粗.鲁、低俗、贪吃、幼稚、暴躁之外,还非常没品!没品味!

洋洋噘了噘嘴儿,旋即不搭理北冥墨这个鸟人,眼珠子放了光那般,一扑腾就埋进了食物的海洋里……

啊,最开心的事,是能够和家人一起,躺在食物里仰望湛蓝的天空,呼吸大自然清新的空气……

可洋洋并不觉得圆.满,因为妈妈和妈妈肚里的弟弟或者妹妹没来……

想到这里,洋洋刚咧开的嘴角儿就僵住了,于是决定化悲愤为食量!

坐起身子,开始对满满的食物进行搜刮,可……

“新西兰原装进口牛奶?”

“美国进口蛇果?”

“英国进口咖啡?”

“意大利进口曲奇饼?”

“法国进口巧克力?”

“德国进口蛋芙?”

“特供草莓?”

……

数到最后,洋洋终于忍不住吼出声,“洋洋不要吃这些冷冰冰的进口食物,洋洋要吃烤鸡翅!”

北冥墨冷峻的脸抽.搐了一下,“不准吃不健康的食物!”

“哪有这样子野营的……还不如躺沙发上边吃零食边看电视呢!”至少洋洋和妈妈以前在家里休假的时候,就常常这么做!死鸟老爸有必要把这种在家里就可以完成的事搬到腐烂山做吗?

这时——

“北冥总,我们可以开始拍摄了吗?”摄制组的小队长从山对面跑过来,恭敬地朝北冥墨说道。

北冥墨眸子扫了扫一脸纠结的洋洋和一脸安静的程程,刑火则恭敬地站在一旁。

“开始吧——”

北冥二少僵了僵脸庞。

“OK!开机——”

于是,一副诡异的野营画面跃入镜头之下……

那芙兰山还是那芙兰山,那天空还是蔚蓝的天空,那云还是A市的云。

只不过,你有见过穿名贵西装衣裤,坐在山地里摆个酷帅的姿势,就叫野营的么?

你见过在山地里垫一块大布,布料上铺满冷冰冰的进口成品食物,就叫野营的么?

你见过父亲坐得像尊艺术品、大儿子坐得像个小雕塑、小儿子歪歪躺着像一条毛毛虫,父子三人百无聊赖地躺在大垫布上,一句话都不说,这就叫野营了?

“额……北冥总,您和您儿子,可以不可以互动一下?”摄制组的人耐不住了,他们差点都有种拍静态相片的感觉了。

北冥墨挑了挑眉,“这样不就行了?还要什么互动?”

那位专程跟过来的律师也耐不住了,笑道,“北冥总,我们之前不是谈好了吗?要尽量体现您关爱孩子的一面,在亲子活动中,与孩子真情流露,届时这组片子拿到法庭上的时候,也能博得陪审团的好感呀,这样您的胜算更大了……”

北冥墨嘴角不自然地扯了扯,极不情愿地点了点头,“那重新来过!”

于是,第二次——

“开机——”

镜头下,僵硬着脸的北冥墨,有力的臂膀伸向洋洋,那僵硬的姿势就像是朝洋洋伸出魔爪那般,一把将洋洋小身子给捞了过来,以尽量柔和的声音说道——

“儿子,你想吃什么,爸爸喂给你吃……”

咝~,洋洋冷不丁打了个寒颤。

重点是,北冥墨说这话的时候依然是面若冰霜的!

就好像,这么有父爱的一句话,从他嘴里迸出来,活像喂虫子给儿子吃那般可怕!

洋洋噘了噘嘴儿,尽管死鸟老爸此刻看起来很瘆人,但他依然不怕死地说道,“我要吃烤鸡翅!”

果然,北冥墨脸又黑了。

但碍于在镜头下,他强忍住抽儿子的冲动,咬着牙点点头,“好!爸爸喂给你吃!”

于是,他将洋洋放在腿边,然后从那堆冷冰冰的食品里,挑出一卷真空包的鸡肉肠。

接着,在洋洋震惊的注目下,北冥二少忍.着油腻,撕开了包装,然后拿出了打火机,将鸡肉肠放在火苗上烤了烤……

不一会儿,本来就已经是熟食的鸡肉肠,再次熟透甚至有些发黑了。

北冥二少拿着打火机烤过后的鸡肉肠,递到洋洋面前,一脸平静的、语、调、轻、柔、地说道——

“没有鸡翅,只能将就着吃一下烤鸡肉……”

洋洋瞪着眼前这根有些烧焦的鸡肉肠,嘴唇开始发抖。

在刑火和摄制组所有人员的瞠目结舌下——

“呜哇啊……”一声凄厉的哭喊声,划破芙兰山的天空,洋洋彻底泪奔了……

艾玛,太口(可)怕了。

洋洋这下算是彻底见识到死鸟老爸的可怕了!

圣母玛利亚啊,原来死鸟老爸温柔的时候真是太可怕了哇……“呜啊啊……”

程程只是淡淡地瞥了一眼哭闹的洋洋,然后爱理不理地又埋在了自己的画画世界。

刑火在一旁偷偷拭汗,那个商场上雄韬伟略手段铁血的主子果然是个生活白.痴,而洋洋小少爷显然比程程小少爷难搞多了!

北冥墨握在半空的鸡肉肠抖了抖,死死瞪着眼前这哭得声嘶力竭的破孩子!

他咬牙切齿,旋即将鸡肉肠往垃圾袋里一扔,然后对摄制组吼了声:“把镜头给我关了!”

摄制组乖乖照做。

接着,北冥墨微眯着眸子,冷冷看着脚边抹泪的洋洋,“你小子存心跟我作对是不是?!”

洋洋抽了抽气,口齿不清地呜咽着:“呜啊……木有作对……死鸟老爸你……你不要突然变温柔啊,那样洋洋受不鸟(了)会吐的……”

北冥墨仿佛感觉头顶飞过三只乌鸦!

铁青着脸庞,瞪了洋洋一眼,“那你不要提吃烤鸡翅这种脑残的要求!”

“呜……那你用打火机烧了烧鸡肉肠,就当烤鸡肉了,难道不脑残吗?”洋洋眨巴眨巴晶亮的眼儿。

气得北冥墨一脸郁结!

沉了半晌之后,终于,他又再次发声,“再拍一次!”

于是乎,洋洋抹了抹眼泪,这次是相当配合鸟人爸爸的要求,毕竟镜头下演戏嘛,谁不会啊?

第三次,摄制组大汗淋漓地打开镜头——

“开机——”

画面里,北冥墨又伸出魔爪,将洋洋的小身子捞了过来,高高举在了面前,那毫无情绪的面瘫脸,看着洋洋,吐道:“儿子,喜欢爸爸这样举高高么?”

“呕……”洋洋小小声地干呕了一下,旋即灿烂地笑开眉眼,镜头下恶心巴拉地点点头,“喜欢,爸爸再举高高一点!”

北冥墨脸色抽了一下,然后将洋洋举高了点儿。

“爸爸举着洋洋飞,洋洋要像小飞机一样飞……”洋洋得寸进尺。

北冥墨沉着脸,依照儿子的要求,手臂举着洋洋僵硬地在空中划了几下。

“不够刺激哇,还要再飞高一点……”洋洋似是找到了新鲜的玩意儿,也顾不得是不是在拍片子,得瑟起来。

北冥墨旋即捧着儿子,大幅度地狠狠地划了几下——

“哇啊……”

伴随洋洋一声尖叫,随即,‘卟——’一声,似是放P的声音腾空扬起!⊙0⊙

这一刻,全世界都诡异了。

一股小小的臭味瞬即在北冥墨的鼻息间缭绕开来!

刑火打了个冷颤。

程程下意识地捏住鼻子。

北冥墨的手僵在了半空,脸色黑沉得似是波涛暗涌。

“额……我……我口不口以……”洋洋噎嚅了一下小.嘴儿,笑脸儿有些菜菜的,尴尬地吐着,“我口不口以呢?”

北冥墨咬着牙,“什么?”

显然,他没听懂洋洋的暗语。

“我说……我要!”洋洋重复了一遍。

“北冥司洋,舌头给我捋直了说话!”

洋洋脸蛋儿一怒,大吼一声,“我说我要拉.屎!拉.屎听懂了吗?是你自己不让我说‘啦’这种词的,我快要忍不住了啦……”

北冥墨的额头瞬即暴起青筋,洋洋成功攻破了他的洁癖防线,他快速将儿子往刑火手上一丢,“带他去方便!立刻!洗干净再回来!”

刑火接过洋洋,手脚麻利地抱着洋洋去了后山的树林里,还不忘带一桶矿泉水过去……

于是,第三次拍亲子片,还是以失败告终。

*

就在北冥墨几乎要放弃拍亲子片作为博得陪审团好感依据的时候,一辆吉普车从山路上平稳驶来——

车子停稳之后,穿着情侣野营服的一男一女,从车上走下来。

程程眼尖地喊了声:“妈妈——”

跟着,小家伙立马扔掉手中的画板,腾的一下站起身来,兴奋地朝妈妈的方向狂奔了过去……

北冥墨眼神顿时一凛。

顾欢在见到程程的那一刻,淌出了热泪。

激动地想要将儿子抱起来,却被身旁的云不凡快一步给抱了过去。

“程程乖,你.妈现在不方便抱你,让不凡爹抱你好了。”

云不凡的细心,总是让顾欢感到欣慰。

“嗯!妈妈和不凡爹怎么知道我们在这里?是洋洋偷偷告诉你们的吗?”程程虽然很想依偎在妈妈的怀里,但也知晓妈妈现在怀.孕了,不方便抱他。

顾欢揉了揉程程的发丝,“你最了解他的,不是么?”

“妈妈,你不知道洋洋有多可笑,刚刚还差点拉身上了呢……”

程程开始讲述他们来这里发生的所有事情……

*

北冥墨看着云不凡抱着他儿子,穿着和他儿子妈一模一样的情侣服之后,某根愤怒的弦又开始拉紧了!

“北冥斯程,忘了你是谁儿子么?”他空冷的低沉的诡异的嗓音从程程身后响起。

程程微微一颤。

云不凡挑了挑眉,将程程放了下来。

顾欢在见到北冥墨冰冷的脸庞后,指尖一凉。

环视一眼旁边愣着的摄制组,以及那黑色的摄影机。

她抿了抿唇,深吸口气,直视进这个冷戾男子的眼里:“北冥墨,你带一堆人来拍摄你和孩子们所谓的亲子画面,你不觉得虚伪可笑?”

北冥墨阴沉的眼里,集聚着火光,“只要能赢这场官司,再虚伪可笑的事我都做得出来!”

她脸色煞白,看着他凌厉的眼,心如刀割。

这时,刑火带着方便完的洋洋,从后山里走回来。

“啊啊,妈妈你终于来了……”洋洋和程程的反应,几乎如出一辙,两个小家伙在见到妈妈的时候,都是激动无比,欣喜若狂的。

这和面对他们父亲的时候,是截然不同的态度。

显然这一点,在场的所有人都看到了!

......

猜你喜欢:北冥墨顾欢 北冥墨顾欢小说 权少蜜爱成瘾 

推荐阅读
热门阅读
云标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