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好看站>小说推荐 > 正文

叶以深夏晴天全文阅读

2021-03-06959

叶以深夏晴天的小说叫什么名字?主角叶以深夏晴天的小说名为《神秘总裁的心尖宠》,是一本非常好看的现言虐文小说,讲述了夏晴天本是叶以深的救命恩人,但是因为那一天叶以深被下了药于是就把夏晴天给睡了,之后叶以……

叶以深夏晴天全文阅读

未知小说全文阅读

叶以深夏晴天全文阅读精彩章节阅读

叶以深夏晴天的小说叫什么名字?主角叶以深夏晴天的小说名为《神秘总裁的心尖宠》,是一本非常好看的现言虐文小说,讲述了夏晴天本是叶以深的救命恩人,但是因为那一天叶以深被下了药于是就把夏晴天给睡了,之后叶以深为了报答夏晴天便就把夏晴天给娶回了家,从此夏晴天就卷入了豪门的争斗。

>>叶以深夏晴天全文阅读<<

叶以深夏晴天小说章节导读

“刚好在附近,”叶以深冷淡的说了声,眼神就落在夏晴天身上,看到她奶油色的毛衣衣角有一滩血,脸色一变拉住她的小臂问,“你受伤了?”

夏晴天摇头,“不是我的血,是他们的”

叶以深眸子暗沉,如同深不见底的潭水,里面却蕴藏着杀意和愤怒。

倒在地上的几个人一看来人,心中均是一寒,这不是叶以深吗?

“他的脑袋是你砸的?”叶以深盯着其中受伤的那人,问的却是夏晴天。

“嗯,用酒瓶。”夏晴天乖乖回答。

“其他人呢?有没有碰你?”叶以深回头质问。

夏晴天眼眶一红,低着脑袋说,“光线太暗,我没有看清楚。”

“很好。”叶以深和赵峰如出一辙,将西装脱下扔到她手中,又向赵峰要了根烟点燃,慢条斯理的对酒吧经理说,“把这间房开出来,然后把这几个人扔进来。”

“好好,”经理得罪不起赵峰,更加得罪不起叶以深,忙开了最近的一个包房,按亮里面的灯,然后让保镖把几个人拖进去,其中一个伤势较轻的刚要爬起来跑,跟着叶以深来的方毅已经上前一脚撂翻了他。

人全都扔进去后,经理奉承的笑道,“叶先生,千万别闹出人命,不然公安局那边不好交代。”

叶以深拍拍他的肩膀,“放心,不会让你们难做的。”

“谢谢,谢谢。”有了他这句话,酒吧经理立刻把心放进了肚子。

然后,叶以深噙着烟独自走进了包间,接着就听到一阵撕心裂肺的鬼哭狼嚎声,声音由大变渐渐消失。

站在门外夏晴天当然不会担心叶以深的安危,她只是有些奇怪,叶以深居然会替自己出头。

两分钟的时间,里面一片安静,叶以深拉开门出来,嘴里的那根烟才燃了一半。

“我去看看,”赵峰激动的跑进去看了眼,笑着拍了拍他的肩膀,“以深,你这身手还是这么好。”

叶以深斜着瞥了眼他,“比你强。”

“我那是给你留着呢,这美女又不是我的,”赵峰冲他挤眉弄眼。

叶以深脸色没有多少变化,淡漠的穿上西装说,“这次谢了。”

“咱兄弟谁跟谁?你上次还把我送到医院了呢。”赵峰搂住他的肩,“走,好不容易碰上,去喝一杯。”

“不了,我那边还有应酬呢,先走了。”

“好吧,下次约。”

叶以深朝楼梯走,夏晴天本想跟上他,可又听说还有应酬,又僵住脚步不敢动。他走到楼梯口的时侯不耐的回头,“还不走?”

夏晴天眼波一闪,对赵峰又说了个谢谢,赶紧跑过去。

赵峰很好奇的盯着两人的背影,这是几个意思?到底是不是情人关系啊。

车上,夏晴天局促的坐着,叶以深在旁边抽着烟不说话,方毅很有眼色的站在车外。

半晌,叶以深吐了口青烟才问,“怎么回事?”

夏晴天咬着下嘴唇,眼底露出一丝怒意,小手紧紧攥在一起,“夏薇薇骗了我,说是朋友过生日,她却对那些人说说”

“说什么?”叶以深的表情笼罩在烟雾中,看不清。

“说我是坐台的!”夏晴天齿间磨出这几个字。

叶以深表情还是淡淡的,眼底却有了波动,后面发生了什么,想想就知道。

他有些不理解,“她不是你的姐姐吗?”

“她是想让我死的姐姐,”夏晴天咬牙切齿,眼角瞥向身旁的男人,“因为这样,她就能成叶家的女主人了。”

叶以深冷哼一声,带着讥讽,“叶家女主人?”

“难道不是吗?你对她有求必应,难道不是想让她成为叶家女主人?”

叶以深终于把视线看向夏晴天,抬手捏着她的下巴,眸中带着笑意,“你吃醋了?”

“没有,”夏晴天平淡的说,“只是,如果你想让她成为女主人,就清楚的告诉她,免得她总是找我麻烦,恨不得杀了我而后快。”

叶以深冷笑,慢悠悠的说,“叶家,不会有什么女主人。”

如此,夏晴天更加想不通了,“那你到底为什么要留下她?”

“为了折磨你啊。”叶以深故意说。

“你”夏晴天气的脸都红了,也不知道他说的是真是假,扭过脑袋不说话。

“方毅,开车。”

两人一路无话,回到叶家夏晴天直奔浴室,将身上洗了整整三遍,皮肤都快搓出血了才住手,她心中没有伤感,因为她对夏薇薇早就没有了感情,只是很绝望,血缘什么的都是狗屁!

换好衣服,夏晴天把晚上穿的毛衣和牛仔裤团成一团,下楼直接扔进了垃圾桶。

这时,一辆车子远远开了过来,是送她们去酒吧的那辆车,夏薇薇回来了。

车里的人也看到了她,酒吧出事的时侯,夏薇薇一直躲在暗处没敢出来,现在,她不得不面对夏晴天的质问,不过她的态度无所谓,主要是叶以深,搞定叶以深,夏晴天根本不足挂齿。

回来的路上,夏薇薇就想好了对策,所以看见夏晴天,她一点都不心虚。

下车,夏薇薇首先发难,“晴天,你跑到哪里去了,怎么自己回来了?”

夏晴天冷眼看着她,“夏薇薇,你是不是巴不得我乖乖待在那里任由那群混蛋来?”

“你说什么呢?我怎么听不懂?”夏薇薇装傻充愣,反正包间里发生了什么事情,现在只有她们两人知道。

“我说什么你心里清楚。”

“我是真的不明白。”

二人站在屋外对峙,萧瑟的秋风吹来,夏晴天不由的打个冷颤。

“少夫人,夏小姐,少爷请二位进来说话。”

夏晴天转身进屋,她倒想看看夏薇如何颠倒黑白。

客厅里,叶以深懒洋洋的看国际财经新闻,手里把玩着遥控器,看不出心情的好坏。

夏薇薇连忙走过去倚在他身边,恶人先告状道,“以深,晴天也太过分了,我好心带她出去玩,她提前走了,还害得我那些朋友受伤。”

叶以深挑挑眉,“发生什么事情了?”

“我带她去参加朋友的生日派对,朋友给她敬酒,她不喝也就罢了,还用酒瓶砸了我朋友的脑袋,最后我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,她不见了,我那些朋友一个个都进了医院。”

夏薇薇说的很简单,却激起了夏晴天的满腔怒火,“夏薇薇,你那些朋友是敬酒吗?你不要睁眼说瞎话。”

“我怎么胡说了,事实就是如此啊,我朋友客客气气的敬你酒,你发哪门子疯,怎么能动不动就打人呢?”

“他如果不动手动脚,我能用酒瓶砸他吗?”

夏薇薇的表情更加委屈,“他什么时侯动手动脚了?你不要血口喷人!”

“那我问你,你都和你朋友怎么介绍我的?”

“我就说你是我妹妹啊,”夏薇薇脸上看不出一点破绽,“晴天,你可是我同父异母的亲妹妹,我怎么能让他们对你动手动脚呢?”

夏晴天冷喝一声,“哈,夏薇薇,我真是倒了八辈子血霉,才有你这么个狠心的姐姐。”

“晴天,你说话要讲真凭实据的,想让我离开叶家就直说,这么栽赃陷害有意思吗?”

“你向我要真凭实据?我有,”夏晴天转向一直表情淡漠的叶以深,“你没来之前,是赵先生救了我,那几个人和赵先生有话语争执,你若不信可以问问赵先生。”

夏薇薇怔住,对啊,她怎么忘了那个桃花眼?

叶以深沉默着没有说话,夏薇薇的心提到了嗓子眼,生怕他真的给那个姓赵的打电话。

一秒、两秒、三秒

时间仿佛凝固住了一样,客厅里的气氛压抑的让人喘不过气。

许久,叶以深才淡淡的说,“你以后不要带她去那种地方了。”

夏薇薇大大的松口气,笑意吟吟的说,“我知道啦,以后再也不去。”

夏晴天吃惊的看着他,但很快就释然了。

自己在期待什么?他从来对自己都不是公平的,哪怕是他亲眼所见,他也不会相信自己,为什么还要期待他会给自己一个公道?

或许他说的那句话是真的,让夏薇薇来叶家,就是为了折磨她。

苦涩的遥遥头,夏薇薇上楼睡觉,背影是那么的孤独寂寞。

叶以深只扫了一眼,视线就回到了电视上,理智上,他是相信夏薇薇多一点,因为他在麻痹自己,夏薇薇是救了自己的那个女孩,她不应该是夏晴天说那样。

客厅里只剩下叶以深一人,王管家送来一杯清茶,忍不住问,“少爷,你相信夏小姐说的?”

叶以深抬抬眼皮,“我不想怀疑她。”

他已经被苏清雅骗了一次,这次,他选择相信夏薇薇。

王管家似乎听出了话中的意思,悄然退下没有言语。

这一晚,夏晴天一直在做噩梦。梦中,她被几个男人团团围住,她想跑却被人绑住手脚,她哭喊着让叶以深救她,可他却悠闲的坐在一边看热闹。绝望之中,她的手中多了一把刀,夏晴天疯狂的砍向所有人,鲜血浸湿了她的衣袍,漫过她的脚踝,一回首,所有人都倒在血泊中狰狞,包括叶以深

夏晴天一身冷汗的从噩梦中醒来,外面的天色渐亮,她隐隐觉得下腹难受,一个激灵,她连忙跑到卫生间,内裤上一片血。

上个月推迟了那么久,这次却提前这么多天,夏晴天都快无语了。

有了叶以深的维护,接下来的几天夏薇薇在叶家愈发的放肆,尤其是对夏晴天。

“夏晴天,你做的这是什么饭?咸死了,重做!”

“夏晴天,去把楼梯打扫干净。立刻!”

“夏晴天,你这件衣服简直太丑了。换了!”

“夏晴天”

她的刁蛮行为夏晴天始终都在默默忍受,叶以深也睁一只眼闭一只眼。

直到这天,夏晴天真的忍不住了,和夏薇薇厮打在一起。

事情的起因很简单,夏薇薇拿了一大堆的衣服扔到夏晴天的面前,“把这些衣服都洗了。”

“洗衣房里有洗衣机,或者你可以送干洗店。”夏晴天语气很冷,她快要受够这个女人。

猜你喜欢:小说 

推荐阅读
热门阅读
云标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