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好看站>小说推荐 > 正文

废柴王爷求放过严绯瑶萧煜宗整本小说阅读

2021-02-26349

《废柴王爷求放过》是一本穿越重生文,主人公是严绯瑶萧煜。严绯瑶在实验室熬了三天三夜,实验室却突然爆炸了!而她以严三娘的身份,穿越重生到一个架空的时代来了!一觉醒来,身边是一个美艳的男子,而这个男子居然……

废柴王爷求放过严绯瑶萧煜宗整本小说阅读

未知小说全文阅读

废柴王爷求放过严绯瑶萧煜宗整本小说阅读精彩章节阅读

《废柴王爷求放过》是一本穿越重生文,主人公是严绯瑶萧煜。严绯瑶在实验室熬了三天三夜,实验室却突然爆炸了!而她以严三娘的身份,穿越重生到一个架空的时代来了!一觉醒来,身边是一个美艳的男子,而这个男子居然是自己拐来的!为了气一下未婚夫!一堆烂摊子等着严绯瑶来收拾,她凭借着现代的医术,硬是造就了一番事业!后来才知道,这男子就是权势滔天的楚王爷萧煜宗!

>>废柴王爷求放过严绯瑶萧煜宗全文阅读<<

废柴王爷求放过章节阅读

此时的他却已经被严绯瑶扛在了肩头上。

严绯瑶呵呵一笑,“深更半夜,孤男寡女,难免叫人想入非非。时辰不早,表哥若是不想被我爹打死,还是赶紧离开的好!”

话音落地,她拉开门猛地一抛——砰!

傅文贤结结实实的被扔出门外,摔在地上。

他本就疼的如肠子打结的小腹,这会儿疼的更狠了!

“我数三声,表哥要是再不走,我可就喊人了!”严绯瑶拍了拍手上的灰尘,好整以暇的靠在门框上。

傅文贤身上已经起了一层的细汗……真是秀才遇见兵!早知她是女山匪!却不想她这么有力气!以前她讨好巴结自己的时候,那温柔的样子都是装出来的!

“别叫别叫,好表妹,你好好休息,我这就走……”傅文贤努力的从地上爬起来。

这会儿他这般狼狈,且离表妹的屋子那么远,真是喊来人,她也吃不了亏……惹怒了她那山匪爹,说不定真把自己给打死打残……

“这就走……”他艰难的爬起来,跌跌撞撞往外去。

谁知脚下猛地钻来一个石子,傅文贤不防备,脚一滑“砰——”又摔趴在地,骨头简直要摔断了!

他欲哭无泪,只道自己倒霉。

他哪里知道,小石子不是自己“钻”到他脚下的,而是蹲在远处树梢上的沈影送来的。

沈影手里抛着另一颗小石子,冷笑连连,“无耻之徒,贪得无厌。竟敢半夜三更闯女子闺房!男人的脸都被你丢尽了!”

见傅文贤好不容易又爬了起来,沈影手一抬,“嗖——”又是一颗小石子急速飞出。

噗通——

傅文贤“五体投地”与大地来了个亲密接触,这次摔的太狠,他愣是挣扎了半天都没能爬起来。

连把他扔出门外的严绯瑶这会儿都看傻了,嘶了一声,“这傅家少爷该不是小脑发育不全吧?这么平的路面都能摔?”

啧啧,幸亏退了亲了!

严绯瑶砰的把门关上,上了门闩。被傅文贤这么一搅合,她倒有了困意。

脑海里那楚王爷清隽的面庞也渐渐模糊了,她翻了个身,终于沉入梦乡。

严绯瑶睡的晚,次日便也醒的晚。

她还正做梦,耳边却传来砰砰砰的拍门声,急促像催命一般。

“要死了……”严绯瑶抓过枕头捂住耳朵,嘴里还咕哝着,“论文我下个月再发表……”

“小姐!快醒醒!纪家四小姐来了呀!您快起来!”丫鬟大丫的声音,更是比公鸡打鸣更高亢嘹亮。

严绯瑶混沌的脑袋猛地一紧,她忽的从床上坐起来——哪还有什么论文,她现在是严家三娘子!生活在君王一怒伏尸百万的封建时代!

拍了拍额头,她忙下床,连鞋都顾不得穿,疾步到门边,“你说什么?”

大丫仰头道,“纪四小姐寻到府上来了!”

严绯瑶牙根儿一疼,“嘶,昨日不是都已经和解了?她怎么又追来了?早知她这么难缠,昨日我就不赢她了!”

“不是,不是,”大丫嘿嘿一笑,“她说她是来学艺的,还说小姐您已经答应过她了。”

严绯瑶这才想起纪四小姐想学飞镖的事儿,“我以为她是玩笑话,这姑娘还当真了……”

大丫忙进门为她梳洗换衣。

严绯瑶几次张口想唤丫鬟名字,但“大丫”这称呼,怎么想怎么叫不出口……也太土了!原主什么品位?

“那个……大丫,我忽然觉得你这名字不好听,你看咱能不能换个?”严绯瑶笑嘻嘻商量说。

丫鬟闻言一愣,错愕抬头看她。

转瞬之间,小丫头已经蓄了满目的泪。

惊的严绯瑶当即摆手,“罢了罢了,你若喜欢,就还用着吧,不改了不改了……”

大丫却是抱着她的膝盖就跪了下来,哭得呜呜咽咽,“小姐终于想通了……这可是太好了……多谢小姐!多谢小姐!”

严绯瑶皱着眉,一时有些懵。

“当初小姐第一次遇见傅家少爷时,傅少爷无意夸赞了一句,‘你这大丫头挺机敏’,谁知小姐就上了心,非要叫婢子改名大丫。还说一喊婢子的名字,就会想起第一次相遇的情形,就心花怒放,说那是你们一见钟情……”大丫趴在她膝头上,哭的好不委屈。

严绯瑶简直哭笑不得,竟还有这么个来历……原主留给她的记忆里倒是模糊不清了。

“那更该改了,不然雪薇妹妹听见了,岂不嫉妒?”严绯瑶呵呵一笑,“你以前叫什么?我倒记不清了。”

“求小姐另外赐名吧,”丫鬟吸了吸鼻子,“就当……就当是一切,重新开始!”

一切重新开始啊?

严绯瑶不由轻叹,可不是重新开始么……连里头的芯儿都换了!

“就叫元初吧。”她语气幽幽,倘若真的回不去现代了,那如今就是她人生的新的开始!

她在现代社会的遗憾、委屈、悲剧……一切都结束了,如今人生有了新的开始,她定要珍惜上天给她重来一次的机会!

她这辈子必定要活的认真!活的畅快!

“多谢小姐!多谢小姐!”

元初涕泪横流,虽然没有那些个蝶儿呀,翠儿呀,听来那么柔美,但至少比大丫好听太多了……每次大丫大丫的叫她时,她都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!

小姐还偏偏喜不自胜的……如今看来,小姐是真的把傅家少爷给放下了!

“走,”严绯瑶满心朝气,“去见纪家四小姐!”

严绯瑶与丫鬟元初刚走进待客的前院,还没进花厅,便听闻花厅里传来争执之声。

主仆两个对视一眼,沿着回廊悄悄靠近花厅。

“我来找严小姐学飞镖,哥哥跟来做什么?今日不用去校场了吗?”纪四小姐的声音,很是不满。

却听男子郎朗笑道,“今日休沐,我来看四妹你练飞镖呀。”

“这是女孩子之间的事情,哥哥来搀和,竟也不害臊?”纪四小姐咆哮。

“哟,你是我亲妹子,为兄的看顾自己的亲妹子,这有什么可害臊的?”

“你当真不走?”

“不走!”

兄妹两个竟在严家的花厅里大吵起来。

严绯瑶诧异的看了元初一眼,丫鬟元初也一脸茫然。

“你不走,我、我……我也不走!”纪四小姐砰的拍了下桌子,气哼哼的坐了回去。

纪元敬呵呵一笑,也跟着落座。

严绯瑶在门外踟躇了片刻,正犹豫是现在就进去?还是等着兄妹两个气消了再进去?

她正欲抬脚。却忽听里头又开口了,不过这次,说话的纪四小姐却是压低了声音的。

“哥哥该不会是……看上那严三娘了吧?”纪玉婵斜睨着哥哥。

“你不走,我、我……我也不走!”纪四小姐砰的拍了下桌子,气哼哼的坐了回去。

纪元敬呵呵一笑,也跟着落座。

严绯瑶在门外踟躇了片刻,正犹豫是现在就进去?还是等着兄妹两个气消了再进去?

她正欲抬脚。却忽听里头又开口了,不过这次,说话的纪四小姐却是压低了声音的。

“哥哥该不会是……看上那严三娘了吧?”纪玉婵斜睨着哥哥。

纪元敬面色一僵,“瞎说什么?一个没出阁的小丫头片子,这话是你问的吗?”

“不是我问,我是替阿娘问的,你从来不对女孩子的事情上心,可这几日却反常,”纪玉婵冷冷一笑,“先是叮嘱阿娘下帖子,又亲自上阵,为她顶苹果找回面子……这一番情谊表达的还不够明白吗?”

纪元敬被妹妹说的无言以对,他绷着脸不说话。

纪玉婵又添一句,“今日我不过是来找她学飞镖的,哥哥就连校场练功都不去,巴巴的跟了过来,不就是怕我欺负她,过来当护花使者的吗?呵,还不承认!”

纪元敬张了张嘴,他能说是因为楚王爷……所以他才对严家这小姑娘格外关注的吗?

只是一旦这话说出来,那就更不得了了吧?

“咳,我就是对她感兴趣,怎样?不行吗?你管我!”纪元敬冷哼一声。

一番话却是把严绯瑶惊的倒退一步,若非元初一把搀扶住她,她简直要坐到地上去。

相比较元初的满脸兴奋,严绯瑶的神情,却是凝重多了。

“夫人说的不错,以往果然是傅少爷压住了小姐的运道了!这亲事一退,您瞧,好事一桩接一桩!”元初压低了声音,却压不住心里的兴奋。

严绯瑶皱眉重重摇头,丫鬟还是太单纯,古代是注重门庭的!广安侯府是什么样的门第?忠义伯府山贼出身,岂能肖想嫁进去?

“阿娘可不会由着哥哥犯浑!你若是觉得好玩儿,讨回来做个妾也就罢了,你若是真动了心,哼!”纪四小姐不屑的哼了一声。

门外的严绯瑶深以为然的点了点头,门不当户不对,纪夫人怎么可能同意呢?

这小侯爷只怕也是觉得好玩儿,是猎奇的心思吧?

她可是打算这辈子好好做人,认真生活的……不能两眼一黑,随随便便就嫁了人,更不可能去给人做个小妾!

“元初,快去请爹娘来,说我一个人招待不来!”严绯瑶吩咐着,提着裙摆,笑容客套又疏离的进了花厅。

房顶上蹲着盯梢的沈影一听,深感不妙!

这严家小丫头是他家王爷先遇上的!王爷专门派了他这一员虎将在这里盯梢,必定是看重这丫头。不论这丫头是敌是友,那都是他家王爷的人!

怎么能被小侯爷讨回去做了妾呢?万一这姑娘真是个奸恶之人,她给小侯爷吹许多枕边风,离间小侯爷和王爷的关系岂不是更麻烦?

沈影抓耳挠腮,又不好现身,只能招来信鸽,飞鸽传书告诉他家王爷。

信上书:小侯爷撇了校场练功,赖在严家不走,与其妹说,要讨严三小姐为妾。

唔,沈影写完,挠了挠头,虽然小侯爷没这么说……但兄妹对话,差不多是这个意思吧?

他放出信鸽,这才安心继续盯着。

纪四小姐见到严绯瑶,便急不可待的把她给拉去了院子里。

“不必理我哥哥,他就是凑热闹的。”纪玉婵翻了哥哥一个白眼,故意挡在哥哥与严绯瑶中间,“我喜欢柳叶镖,你能教我吗?”

“柳叶镖顺手,练好了威力不小。”严绯瑶点点头,轻轻捏了捏纪四小姐的右臂,“纪小姐自幼习武,臂力比一般人更好,飞镖用的纯熟后,更是威力无穷。”

还没开始练,就先得了鼓励夸赞,纪四小姐深感欣慰,脸色都好了许多。

“不过今日怕是练不成,小女还没准备好练习用的飞镖,不如……”

严绯瑶想说,不如你们先回去,改日再约……

哪知纪四小姐却是耿直,“我带来了!”

一句话把她堵了回来。

严绯瑶咧嘴苦笑,无奈叹息。你家哥哥这么盯着我,我还能好好的教吗?

“先用三指捏住飞镖尾端……手法是有讲究的,捏的长了不行,短了也发挥不出足够的力道……”严绯瑶只能当那个一直目光灼灼,不断打量她的纪元敬不存在。

她心无旁骛的当自己的好老师。

“我来做个示范……”

严绯瑶正欲投掷飞镖,却有家仆急急忙忙的跑来,气喘吁吁道,“楚、楚王殿下……大驾光临!”

当——严绯瑶手一颤,飞镖立时打偏。

本是冲着院中那棵老槐树去的,却一下子打歪到了屋顶上。

吓的屋顶的沈影连忙翻身躲避。

幸得他躲的快,他适才藏身之处的灰瓦片,都被打碎成了五瓣。

沈影捂着心口长舒一口气,“难怪王爷要拍我来盯梢,果然是要命的差事啊!”

“楚王爷来了?”纪玉婵重复一遍,小脸儿却腾的涨红,“哥哥!都怨你!定是你招来的!”

她虽又骂纪元敬,可语气却跟刚刚大为不同,此时带着一股子小女儿的娇羞态。

纪元敬却啧了一下嘴,摸着下巴道,“唔……那可不一定。”

说完,他意味深长的看了严绯瑶一眼。

严绯瑶只觉头疼……这两位大仙还没送走,怎么又来一尊大佛?

楚王爷驾到,非同小可。

便是当山匪那会儿,也听说过这位“摄政王爷”的手段,铁面阎罗绝对是他了。

严家夫妇原本还在磨蹭,想要给女儿和小侯爷他们年轻人单独相处的机会,没有长辈在,年轻人玩儿起来不是自在的多吗?

如今一听,楚王爷驾到……哪里还敢耽搁,夫妇两人马不停蹄就奔这院儿来了。

“不知王爷驾临,有失远迎,失敬……”严父慌忙拱手行礼。

楚王爷这会儿也刚到院子的月亮门处,严父拱手作揖。

楚王爷不说叫人起来,反倒是轻笑了一声。

严父心下疑惑,他哪里做错了吗?竟引得这位冷面王爷发笑?他绷不住,微微抬头,这么一看。

“咦?”

“多日不见,忠义伯可好?”

楚王爷淡然开口,年轻的面孔上表情和煦,却偏偏给人一种不怒自威的感觉。

严父愣了愣,茫然道,“你不就是那日我家妮妮从街上救回来的……”

楚王爷抿了抿唇,笑意消失不见。

严父连忙闭上嘴,“见过楚王爷,先前有眼不识泰山,竟不知是王爷大驾,失礼之处,还望王爷饶恕。”

“不知者无罪。”楚王爷淡淡应了一声,便越过严父,径直入了院子。

严绯瑶与纪玉婵正出来迎接,恰面对面遇上。

纪玉婵原本大大咧咧,一副武将家风,这会儿竟露出些小女儿的娇羞,往严绯瑶背后躲了一步。

严绯瑶蹲身行礼,“见过楚王爷。”

“昨日看严小姐一手飞镖玩儿的漂亮,今日心痒难耐,特来拜访。”楚王爷说话间,视线落在她手上。

严绯瑶立即把手往袖子一缩。

昨日他抓着她手时,那灼烫紧张的感觉好似又回来了。

严绯瑶不禁心头发窘,对这位王爷满是防备。

有王爷在此,严家父母不敢离开。院子里一下就热闹起来,楚王爷已经多年不在京都露面,此次从封地回来,还不知要在京都留多久?除了给太皇太后祝寿以外,他是否还有其他的政治目的?

整个严家如临大敌般紧张的侍奉着,就连奉茶送点心的丫鬟小厮,都带着十二分的小心谨慎。

这样紧张的气氛之下,就连严绯瑶也不由的发挥失常。

一连打出两枚飞镖都没钉在靶子中心。

......

猜你喜欢:废柴王爷求放过严绯瑶萧煜宗整本 废柴王爷求放过严绯瑶萧煜宗整本小说 废柴王爷求放过 

推荐阅读
热门阅读
云标签